<address id="dl3jd"></address>

<strike id="dl3jd"><b id="dl3jd"><font id="dl3jd"></font></b></strike>

<noframes id="dl3jd">
<form id="dl3jd"><nobr id="dl3jd"><progress id="dl3jd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金象化工企業主要生產二碳酸二叔丁酯,BOC酸肝, 氨基酸保護劑,聯苯醇, 三苯基氯甲烷, 三氟甲氧基苯胺, 偶氮二甲酸二異丙酯, 金剛烷, 導電纖維, 抗靜電纖維,農藥中間體,醫藥中間體,農藥原料藥,醫藥原料藥,精細化工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產品通道
        金剛烷系列
        三氟甲氧基系列化合物
        中間體
        醫藥中間體
        農藥中間體
        感光材料中間體
        三氯蔗糖
        納米材料
        導電纖維
       
      給我們發郵件
      sales@jinchemical.com
      在線留言
      MSN:nancy-zong@hotmail.com
      金象化工(南京)營銷
        025-86819868
        025-86819863
        025-86819859(傳真)
      金象化工(工廠)總部
        15261890999
      金象化工(歐洲總代理)
        +49-(0)40-374734-20
      +49-(0)40-374734-20
      (傳真)

       

      English Version
      新聞瀏覽  
       
      光伏大躍進現行業隱疾

      新聞出處:http://www.gokeoc.com/ ; 發表時間:2011-8-26 17:36:22 
       中國可再生能源協會太陽能分會副理事長孟憲淦昨日表示,截至目前已上報國家能源局備案待批的光伏發電裝機容量已達約3.6gw,而按照國家“十二五”規劃的目標,每年上馬完成2gw屬正常發展速度,業界擔心大躍進的場面或將再現。地方保護主義、民資邊緣化以及并網難等問題也隨之凸顯。
        新一輪大躍進?
        孟憲淦表示,由于進行光伏電站建設的企業需要領取國家相關補貼,因此需要向國家相關部門上報。只有審批通過才能獲得并網資格、享受上網電價。但即使國家主管部門未必會將上報的3.6gw全部審批通過,但國內光伏市場已經啟動,并將迅速發展是不爭事實。
        8月1日,國家發改委對外公布光伏電價新政,規定今年7月1日前核準,并將于12月31日前建成投產的光伏發電項目標桿電價定為1.15元/度;而在7月1日后核準,或此前核準但未能在年底建成的項目核定為1元/度。這一政策的實施掀起全國光伏發電站的搶建風潮。
        業界擔心,光伏發電行業新一輪大躍進或已在醞釀之中,一部分問題也隨之滋生。
        地方保護主義滋生
        青海省在7月底曾宣布:凡今年9月30日前在該省建成的光伏電站,都可享受1.15元/度的上網電價,且不對光伏發電的總裝機容量做出限制。
        但與此同時,根據青海省相關規定,在該省建設的光伏電站所用組件必須向在該省注冊的組件廠商采購,因此被業界指責為地方保護主義。
        一家大型光伏組件生產企業的銷售總監告訴本報,包括青海省在內的幾個西部省份都有規定,要求當地建設的光伏電站必須使用500公里之內廠商的組件。
        但孟憲淦向本報指出,由于青海省是在國家發改委公布光伏發電項目標桿電價之前提出1.15元/度電價標準的,因此當時的電價補貼是由該省財政承擔!罢l出錢聽誰的”,該省就此提出優先采購要求也屬正常,且各省份發展本地光伏產業的政策也均與此類似。
        但青海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冀康平則對本報表示,由于在青海等地建光伏電站的央企均有自己的光伏組件渠道,因此它們大多向利益相關企業采購組件,本地廠商的組件反而賣不出去。
        上游組件商被割肉?
        與此同時,民資、外資企業也在央企主導的大躍進中被逐漸邊緣化。
        “現在日子相當難過,幾乎沒什么訂單!鄙鲜鲣N售總監告訴本報。據他介紹,由于歐洲市場疲軟,國內市場價格被壓低,因此目前浙江的中小組件商已經倒掉200家左右,而類似的行業洗牌在上世紀90年代已經上演過一次,當時的500家企業幾乎死了一半。
        該人士表示,國家實施的光伏電價新政,只是補貼了作為電站運營商的央企,上游組件商并未獲利,反被壓價“割肉”。該人士也感嘆:“現在出差少多了,因為幾乎沒有項目跑!倍,目前包括中節能、中廣核等央企都已開始自產組件,民資與外資的訂單可能會更少。
        但孟憲淦表示,目前國內的光伏發電項目最多僅是微利,毛利率在6%~8%,有些甚至不賺錢;政府讓央企挑起振興產業、開拓市場的責任。例如第二輪特許權光伏電站的招標價只有0.7~0.9元/度,中標者實際是虧損的。
        并網難問題逐漸凸顯
        孟憲淦還指出,盡管光伏電站審批通過后,尚有24個月的建設周期,但如今年上報的近3.6gw全部批準,則速度過快,將面臨并網等一系列問題。
        西部一家太陽能公司負責人向本報透露,與央企合作時對方從不透露光伏電站的實際發電量,因為一些電站建成后無法并網,或因技術故障無法發電,這樣的問題十分普遍。
        該負責人舉例稱,某大型電力央企在甘肅等省份的光伏電站由于存在技術問題,只能發出1/3的電量,且這種問題在西部光伏基地并不少見。
        上述企業銷售總監也表示,由于光伏發電與風電同樣不穩定,且夜間完全沒有出力,因此要求電網更加堅強。另外,兆瓦以上的光伏發電機組輸電線路需要變成高壓后傳輸,也存在技術難度。
      © 2005-2008 金象化工(丹陽)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:蘇ICP備12039137號
      總部: 15261890999    南京營銷: 025-86819868 025-86819863
      傳真: 025-86819859    歐洲總代理: +49 -(0)40-374734-20
      支持合作媒體:中國化工制造網 國際化工制造網
      手机购彩计划